《100种东京》之如梦城市

我曾设想一百种东京的模样,对于不一样街区或不一样的人事时地物,然而、每每抵达,现实总轻易摧毁了既有想像——那是一个景深更深、层次与轮廓皆更为繁複精緻的景况,就像反覆更新、重组的机制,永远早我们手边种种导览图文一步,如一则无限延长而无法跟上的梦,暗中铺设各式氛围、线索以循迹向前而不捨途中醒来;我亦曾明朗地递出一张「东京都西麻布2-13-19」纸条予司机,却因忽略地址使用难度与在地路网辨识力而寻址未果……那些被静静淹没在织密的新宿电车接驳与百万人次汹涌行经的涩谷路口中的複杂情绪,似乎又等在某一转角,而备妥的地址被时间潮浪淹覆,却能随后遇见楼厦窗面一道带有隐喻的折光。

既是迴旋,亦是沈迷。

那是和彧馨在企画初始的唯一目的:没有目的地(至少、没有显着的去处)。当下晃过我心里的是独角马、夜行摩天轮、银河铁道、樱花浪……一如收纳了无数秘密之源头,任由东京于书页流转间被娓娓道来(在东京抽菸、凌晨三点在首都高下、在东京问路、九段下到千鸟渊的失恋樱花路径、直子与渡边的散步路径、在东京分类垃圾……)。当在东京,便能证实世上无有真正的东京达人(即便东京人本身),无人能在庞大时光涡漩中悠游,而彧馨拥有的是比多数人更深更锋利的回忆,我们所想(所要设法)的是——留住它们。因而延展成册,化为百种各异情绪(情趣),时而尖锐幽默时而抒情善感、时而像赌气分手的情侣时而又约久别再逢,处处尽是与该城市深深纠缠之情意结。

东京是一座不断修正与进化的巨型乐园,从前与此刻,同一班电车、同一张餐桌,你仍是你,而它持续前行且依旧看见昨日。这是东京,永远提前我们一步(永远追赶不上的巨大的一步)的东京。其实永远没有目的地,而目的地也永远等在身边。